网站升级中,敬请期待!
欢迎光临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务公开 >裁判文书
2017年度优秀裁判文书——(2017)川0114民初4034号判决书
作者:黄金 时间:2018-10-19 分享给好友:

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川0114民初4034号

        原告:夏林穗,女,1993年2月17日出生,汉族,住成都市金牛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舒波,四川法奥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陈贵君,男,1964年5月24日出生,汉族,住成都市新都区。

        被告:夏细,女,1965年3月13日出生,汉族,住成都市新都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恒,四川英济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欣嫒,四川英济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

        原告夏林穗与被告陈贵君、夏细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2017年6月9日立案后,依法由审判员黄金适用简易程序先后于2017年7月13日、2017年7月24日、2017年7月27日三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夏林穗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舒波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陈贵君、夏细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恒、刘欣嫒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夏林穗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二被告共同退还原告夏林穗货款360000元及利息44898元,共计404898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因四川康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润公司)与成都市恒悦瑞鑫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悦公司)签订购销合同,合同约定由恒悦公司为康润公司采购四川省中医科学院中标项目中的CQ管式离心机、药物制剂溶出取样收集系统、多功能微型制粒/丸/包衣机、挤出抛丸机、单冲压片机、卧式低温恒温搅拌反应浴等国产医疗设备。2014年8月,恒悦公司委托原告夏林穗为其采购上述医疗设备,之后,���告再找到被告陈贵君委托其帮忙采购上述设备,并与之订立了买卖合同。2014年8月27日,在收到康润公司所转364618元货款后的当日,恒悦公司向原告经营的成华区林穗电器经营部账户预付了36万元货款。在收到恒悦公司所转36万货款后的当日,原告夏林穗通过成华区林穗电器经营部(以下简称林穗经营部)账户向被告陈贵君的个人银行账户预付了36万货款,但被告陈贵君并未将该款用于采购上述医疗设备,而是被其用于购房,到最后也未向原告提供上述货物。因被告陈贵君未向原告供货,原告自然无法向恒悦公司交付上述医疗设备,原告遂于2014年12月先后分8次退还将之前收取的36万货款退还给恒悦公司,但被告陈贵君至始却未退还原告任何款项。经原告多次催要退款,被告陈贵君均予以拒绝。被告夏细与被告陈贵君系夫妻关系,因此,二人应该共同承担退款的责任。

        二被告辩称,原告所提供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其与被告陈贵君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原告所称其与被告陈贵君就委托采购省中医科学院项目所需设备达成了买卖合意纯属子虚乌有。1、恒悦公司为被告夏细侄女梁婵娟所经营,林穗经营部为被告夏细另一侄女即原告夏林穗所经营,恒悦公司与林穗经营部均与二被告所经营的成都市君信试验仪器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信公司)有一定关联,成立恒悦公司以及林穗经营部均系因君信公司合理避税之经营所需。2、恒悦公司与康润公司并无任何合作协议,恒悦公司与康润公司更未就省中医科学院中标项目所需之医疗设备签订任何合作协议。原告所称省中医科学院中标项目所需医疗设备,与原告或原告所经营的林穗经营部并无直接关联,该项目全名为四川省中医科学院实验室设备政府采购项目,被康润公司中标,需要采购的设备包括20L旋转蒸发仪、实验室大容量高速冷冻离心机、超低温冰箱、真空脱气机、GQ管式离心机、药物制剂溶出取样收集系统、多功能微型制粒/丸/包衣机、挤出抛丸机、单冲压片机、卧式低温恒温搅拌反应浴等,原告所称委托被告陈贵君采购之设备名目亦即所称恒悦公司向康润公司所供设备名目,实为该采购项目中的部分标的物。2014年8月25日,君信公司与康润公司就采购上述医疗设备达成合作意向,并订立了合作协议,协议约定由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供应上述设备。君信公司从康润公司拿到该采购合同后,为确保恒悦公司一般纳税人资格,在被告夏细的安排下,采购CQ管式离心机、药物制剂溶出取样收集系统、多功能微型制粒/丸/包衣机、挤出抛丸机、单冲压片机、卧式低温恒温搅拌反应浴均以恒悦公司名义对外采购,这也解���了原告提供所有发票均是以恒悦公司为销售方或采购方。3、原告所称其通过林穗经营部转给被告陈贵君之36万元,亦即原告所称由恒悦公司转给林穗经营部之36万元,实质并非省中医科学院中标项目之医疗设备采购款,该款项实为省农科院中标项目之农用设备采购款。2013年8月30日,君信公司与康润公司就四川省农业科学院科研仪器设备采购(第二次)采购项目<招标编号为:SYCG20130530>第一包、第二包、第三包项目达成合作意向,并订立了合作协议,协议约定由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供应上述设备。2014年8月25日,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发出付款通知,要求康润公司将该项目之部分款项即364168元支付给恒悦公司,该款项所指向的货物包括育种数据软件数量1套、小区脱粒机5台、种子外观品质分析仪1台、自动考种即千粒重分析系统2套。康润公司根据��信公司付款通知要求于2014年8月27日将该笔款项即364168元以转账形式支付给恒悦公司。4、原告所称36万元为其通过林穗经营部转给被告陈贵君之采购货款不是事实,其仅凭2014年8月27日的转款凭证并不能证明其与被告陈贵君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该笔款的实际来源系前述康润公司在2014年8月27日支付给恒悦公司的364168元货款,该款之所以由恒悦公司转给林穗经营部,再由林穗经营部转给被告陈贵君,是因为按国家规定,企业账户不能随便向个人账户转账(除非是差旅费、劳务费等,但通常要提供相关的合同等,而且转账金额也一般不超过5万元,个体工商户网银则并无该限制),而此时二被告因急需购房资金,故在恒悦公司收到该款后,在被告夏细的授意安排下,先由恒悦公司转给林穗经营部,再由林穗经营部通过网银转账于被告陈贵君。5、原告仅凭2014年12月2日、2014年12月18日分8次向恒悦公司的转款凭证,并不能证明其与恒悦公司存在委托采购省中医科学院项目之医疗设备的合作关系。从资金来源看,原告于2014年12月2日向恒悦公司所转的8万元以及在2014年12月18日向恒悦公司所转的28万元,前者来源于成华区明旺办公室耗材经营部(以下简称明旺经营部)于2014年12月1日向林穗经营部的8万元转款(明旺经营部的该笔资金亦来源于康润公司),后者来源于康润公司于2014年12月17日向林穗经营部两次转款(分别为119235元和170558元),故原告所称退还恒悦公司36万货款实质均为君信公司委托康润公司支付给明旺经营部和林穗经营部的合作款。同时,仅有转款凭证并不足以认定原告与恒悦公司存在委托采购之买卖合作关系。6、原告仅凭2014年8月27日向被告陈贵君转的备注为货款的36万元银行流水,并不足以证明其与被告陈贵君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该笔资金的来源,如前所述,实质为君信公司委托康润公司支付给恒悦公司的合作款。7、原告称在成立林穗经营部和恒悦公司前,其与被告夏细、案外人梁婵娟存在三方个人合伙关系,亦不是事实,真实情况是三方从来没有合作过,被告夏细系原告夏林穗的姑姑、梁婵娟的姨妈,梁婵娟和夏林穗一直在帮到被告夏细、帮到君信公司做事,原告所称康润公司向林穗经营部所转三笔款是合伙利润款无任何依据。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4年8月27日,恒悦公司通过126626064441账户向林穗经营部44×××18账户转款36万。2014年8月27日,原告夏林穗通过林穗经营部44×××18账户向被告陈贵君的个人账户62×××16转款36万。上述两项事实,当事人双方没有争议,本院予以确认。

        当事人有争议的事实:1、原告夏林穗与被告陈贵君之间是否就采购医疗设备订立有买卖协议;2、原告夏林穗与被告夏细是否存在合伙关系。

争议事实1的质证情况:原告夏林穗主张,其与被告陈贵君之间订立有口头的买卖协议,协议约定由被告陈贵君向其供应四川省中医科学院中标项目中的CQ管式离心机、药物制剂溶出取样收集系统、多功能微型制粒/丸/包衣机、挤出抛丸机、单冲压片机、卧式低温恒温搅拌反应浴等国产医疗设备,其已于2014年8月27日支付完全部36万货款。二被告则主张,被告陈贵君与原告夏林穗之间并无任何形式的买卖协议,具体理由见二被告之答辩意见。

        原告所提供证据的质证情况以及本院采信情况:

        1、林穗经营部银行流水,证明目的:原告与被告陈贵君之间存在买卖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且原告已于2014年8月27日通过林穗经营部44×××18账户转给陈贵君36万元货款。

        二被告质证情况:三性均不认可,原告提供的银行流水不符合银行流水证据的格式,无相应查询的账户名称、银行印章,且同一笔业务打了2遍,银行流水不会这样打。同时,转款后面备注的货款为原告单方面添加,并不能证明双方之间买卖合同关系。

本院采信情况:结合本院依法调取的林穗经营部44×××18账户以及恒悦公司126626064441账户的银行流水,对其合法性、真实性予以认可,该证据仅能证明恒悦公司向林穗经营部转款36万元以及林穗经营部向被告陈贵君转款36万元之事实,并不足以证明其与被告陈贵君或林穗经营部与恒悦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故对该证据部分采信。

        2、中国银行的业务回单,证明目的:原告转给被告陈贵君36万元货款的来源,原告与恒悦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恒悦公司与康润公司存在买卖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同时证明,因被告陈贵君无法供应所需货物,原告将36万货款分8次退还给了恒悦公司。

        二被告质证情况:对2014年8月27日恒悦公司转给林穗经营部的36万元的转款事实无异议,对于林穗经营部分8次转给恒悦公司的业务回单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回单无银行盖章,且与本案无关,且恒悦公司转给林穗经营部的钱发生在8月,而被告所述的退款发生在12月。

        本院采信情况:对其合法性、真实性予以认可,该证据仅能证明康润公司向恒悦公司转款364168元以及林穗经营部向恒悦公司转款36万元之事���,另考虑到康润公司否认其与恒悦公司存在任何形式的买卖合同关系、恒悦公司亦未向法庭说明其与林穗经营部或夏林穗之间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故该证据并不足以证明恒悦公司与康润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也不足以证明林穗经营部与恒悦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故对该证据部分采信。

        3、恒悦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目的:恒悦公司与康润公司存在买卖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恒悦公司与原告之间存在买卖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原告将36万货款分8次退还给了恒悦公司。

        二被告质证情况:情况说明从证据形式上应属证人证言,恒悦公司应作为证人出庭,且该“证明”为2017年7月10日出具的,并不是形成在本案发生争议期间,且记载��事实与真实情况不符,故对其真实性有异议。情况说明中提到的364168元并非省中医科学院的项目所产生的。

本院采信情况:该份证据虽有恒悦公司签章,但并无签章人员的签字,且恒悦公司亦未就该份证据向原被告双方以及法庭作出说明,故该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存疑。故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4、恒悦公司开给康润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票面金额合计571815元)以及北京国药龙立科技有限公司、重庆精工制药机械有限责任公司、郑州长城科工贸有限公司开给恒悦公司增值税发票(票面金额合计476080元),证明目的:恒悦公司与康润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且恒悦公司在原告无法供货的情况下自行找供货商采购了价值476080元的医疗设备以完成向康润公司供货;同时证明,在原告��法向恒悦公司交付案涉医疗设备的前提下,恒悦公司自行采买了案涉医疗设备。

二被告质证情况: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与本案中的36万元无关,且2015年7月31日的3张发票备注的是“成大”,而原告主张本案是“中医大”,根据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8条,单独增值税发票不能作为履行合同交付货物的依据,结合原告举证所称恒悦自行采购货物金额超过57万元,而原告转给被告的款项36万元,差异巨大,完全不合理。后三张发票,原告提交的抵扣联,对于关联性我方不予认可,原告应提交记账联。

        本院采信情况:对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但该证据仅能证明康润公司关于案设医疗设备的采买价、以及北京国药龙立科技有限公司、重庆精���制药机械有限责任公司、长城科工贸有限公司三家供货商关于案设医疗设备的售出价,但因原告和恒悦公司并无其他证据佐证恒悦公司与康润公司之间的合同关系,且恒悦公司亦未就其与康润公司、北京国药龙立科技有限公司、重庆精工制药机械有限责任公司、郑州长城科工贸有限公司是否存在买卖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予以认可,康润公司亦否认其与恒悦公司存在任何形式的买卖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故对该证据仅部分采信。

        5、中医科学院2014年国产设备供货明细,证明目的:案涉医疗设备最后由恒悦公司采购。

        二被告质证情况:对真实性无异议,但关联性有异议,不是本案诉争364168元所产生的。

本院采信情况:因原被告双方对明细均无异议,故其对真实性予以认可,同时明细中医疗设备的价款与恒悦公司开具给康润公司增值税发票金额一致,均为571815元,故该明细仅能证明康润公司就案设医疗设备的采买价,并不足以证明恒悦公司与康润公司存在买卖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且不足以证明恒悦公司与北京国药龙立科技有限公司、重庆精工制药机械有限责任公司、郑州长城科工贸有限公司之间存在买卖案设医疗设备的合同关系,故对该份证据仅部分采信。

        6、证人杨某的证人证言,证明事项:2014年8月,康润公司委托恒悦公司采购省中医科学院项目之医疗设备,恒悦公司随即委托林穗经营部采购案设医疗设备,恒悦公司向林穗经营部转货款36万元;2014年12月,林穗经营部在无法向恒悦公司供货的情况下,向恒悦公司退还了36万货款。

        二被告质证情况:1、证人杨某于2014年6月才进入恒悦公司工作,系原告之表姐夫,有吸毒史,至今精神萎靡不振,故该证言可信度较低;2、证人杨某称案设36万元转款为采购省中医科学院之医疗设备的货款与事实不符,案设36万元货款实为省农科院中标项目之农用设备采购款。

本院采信情况:证人杨某只是恒悦公司工作人员,并无恒悦公司授权,故其所说内容并不能代表恒悦公司之意思,另因证人杨某与原告系表亲关系,且为恒悦公司法定代表人梁婵娟之丈夫,故与原告有一定的利害关系,故对证人杨某之证言,本院仅在转款事实的范围内予以采信,对其他证明内容不予采信。

        二被告所提供证据的质证情况以及本院采信情况:

        1、康润公司与君信公司就省农科院项目所签的协议���、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发出的付款通知书2份、康润公司转账回单,证明目的:本案争议36万元系康润公司支付给君信公司的货款,该款项源于省农科院中标项目,系康润公司中标项目,君信公司与康润公司签订有书面合作协议,协议约定康润公司向君信公司付货款,由君信公司负责采购省农科院中标项目中的农用设备;争议36万来源于2014年8月25日君信公司要求康润公司向恒悦公司付款之364168元,且在2014年8月27日,康润公司将该364168元以转账形式支付给了恒悦公司;该364168元采买的标的物为育种数据软件、小区脱粒机、种子外观品质分析仪、自动考种即千粒重分析系统等农用设备,并非原告所称省中医科学院项目之医疗设备。

原告质证情况:协议书是康润公司和君信公司所签订,真实性不予认可;付款通知系被告单方制作,真实���、客观性不予认可;对于转账回单认可,同时,款项若是省农科院项目之农用设备,又是君信和康润合作,为什么不直接付款给君信或被告个人,为什么要付给恒悦。

        本院采信情况:协议书、付款通知书、转账回单与原件核对无异,且证人丁某(康润公司法定代表人)之证言亦进一步证实了前述书证内容,故对该组证据予以采信。

        2、康润公司与君信公司就省中医科学院项目所签的协议书、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发出的付款通知书2份、康润公司转账回单,证明目的:康润公司与省中医科学院所签的采买合同、康润公司出具的关于与君信公司合作事宜的情况说明、被告夏细与北京国药龙立科技有限公司、重庆精工制药机械有限责任公司、郑州长城科工贸有限公司等医疗设备供应商的往来邮件。

        原告质证情况:对协议书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既然是君信公司与康润公司签订了协议,为什么最后由恒悦公司履行供货义务;付款通知书系君信公司单方面制作,三性均有异议;对康润公司与省中医科学院所签合同无异议;对康润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真实性有异议,康润公司与君信公司关系密切,有利害关系,且该说明中提到的货物由君信公司采购与实际不符,实际是由恒悦公司采购的;往来邮件三性均不认可,同时,该邮件进一步证实了省中医科学院的医疗设备采买项目都是恒悦公司与北京国药龙立科技有限公司、重庆精工制药机械有限责任公司、郑州长城科工贸有限公司之间的合作关系,同时说明君信公司与康润公司之间就该医疗设备采买项目的合作是不成立的;转账回单关联性有异议,是康润公司与林穗经营部二人���间的关系,与本案无关。

        本院采信情况:协议书、付款通知书、转账回单与原件核对无异,且证人丁某(康润公司法定代表人)之证言亦进一步证实了前述书证内容,故对该组证据予以采信。情况说明虽由康润公司出具,因其内容与前述书证内容能够形成相互印证,且证人丁某之证言证实该情况说明确系该公司所出具,故对该情况说明本院予以采信。往来邮件作为电子数据,符合证据形式要件,经法庭查证634531882qq邮箱确系被告夏细所有,且该电子数据内容能够与原告提交的增值税发票形成相互印证,故该份证据本院予以采信。

        3、二被告为原告夏林穗以及恒悦公司法定代表人梁婵娟缴纳社保的明细、君信公司工商信息、恒悦公司工商信息、林穗经营部工商信息,证明君信公司、恒悦公司、林��经营部实为关联公司。

原告质证情况:社保明细没有鲜章,不予认可。且2013年后梁婵娟就没有购买社保了,是由于她自己成立了公司。原被告不存在劳务关系。对营业执照,真实性认可,但二被告并不是恒悦股东,无法证明涉案公司为关联公司。林穗经营部为我方当事人自己成立,与二被告无关,不能因为是亲戚关系就认定各自成立的法人是关联关系。

        本院采信情况:社保明细虽无鲜章,但有电子章,到社保部门打印社保明细均系这种情况(即无鲜章,只有电子章),故予以采信。对君信公司、恒悦公司、林穗经营部的工商信息,经查证属实,本院予以采信,但并不足以支持二被告主张的君信公司、恒悦公司、林穗经营部属关联公司之意见,另经前述付款通知书、往来邮件、社保明细、原被��双方各自陈述,以及本院依职权调取的恒悦公司和林穗经营部银行流水等证据,被告夏细与恒悦公司、林穗经营部虽无名义上的关联关系,但在原被告双方争议款项产生期间,被告夏细确系有控制恒悦公司、林穗经营部的能力。

        4、证人丁某的证人证言,证明事项:康润公司从未与恒悦公司、林穗经营部、被告夏林穗直接进行合作,也与其无任何书面合作协议;康润公司与君信公司就省农科院项目以及省中医科学院项目有合作,双方也订立有书面合作协议,二被告向法庭出示的有关君信公司与康润公司之间的书面合作协议、康润公司与省农科院、省中医科学院之间的合作协议均是真实的;康润公司与君信公司合作期间,君信公司有向康润公司发出过书面的付款通知书,君信公司向法庭出示的付款通知书、转账回单均是真实的,康��公司也确实按照付款通知书向恒悦公司、林穗经营部、明旺经营部付了款;康润公司出具的与君信公司合作事宜的说明是根据事实所陈述,并无虚假。

        原告质证情况:对证人证言不予认可,且省中医科学院之医疗设备由恒悦公司采买,并由恒悦公司向康润公司供货。

        本院采信情况:证人丁某之证言,其本人系康润公司法定代表人,较之于证人杨某更能够全面、客观、真实的陈述案件事实,且其所陈述内容与二被告所提供证据能够形成相互印证,故本院对该份证言予以采信。

除上述原被告双方提供的证据外,法庭还依职权调取了恒悦公司以及林穗经营部对公账户之银行流水。上述证据,经本院查证属实,本院予以采信。

        争议事实1的认定情况:本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8月30日,君信公司与康润公司就采购省农科院农用科研设备订立书面合作协议,协议约定由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提供农用科研仪器设备。2014年8月25日,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发出付款通知,要求康润公司将农科院项目中的部分款项即364168元支付给恒悦公司。康润公司于2014年8月27日按照君信公司付款要求,向恒悦公司支付了上述364168元。2014年12月15日,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发出付款通知,要求康润公司将农科院项目中的利润结算款即341116元,分别支付给林穗经营部170558元、明旺经营部170558元。康润公司于2014年12月17日按照君信公司付款要求,向林穗经营部付款170558元。另查明,2014年8月25日,君信公司与康润公司就采购省中医科学院医疗设备订立合作协议,协议约定由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提供医疗设备。2014年10月26日,君信公司向康润���司发出付款通知,要求康润公司将省中医科学院项目中的部分款项即493000元支付给恒悦公司。康润公司于2014年10月27日按照君信公司付款要求,向恒悦公司支付了上述493000元。2015年10月28日,君信公司再次向康润公司发出付款通知,要求康润公司将省中医科学院项目中的部分款项即521960元分别支付君信公司的各收款单位,其中,要求支付给恒悦公司78805元。康润公司于2015年10月30日按照君信公司付款要求,向恒悦公司付款78805元。还查明,2014年2月4日,君信公司与康润公司就采购成都中医药大学生理信号遥测系统设备订立书面合作协议,协议约定由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提供生理信号遥测系统设备。2014年8月30日,君信公司与康润公司就成都中医药大学细胞动态分析仪订立书面合作协议,协议约定由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提供细胞动态分析仪。2014年12月16日,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发���付款通知,要求康润公司将双方在成都中医药大学采购项目中的利润款147570元,分别支付给林穗经营部119235元,支付给明旺经营部28335元。康润公司于2014年12月17日按照君信公司付款要求,向林穗经营部支付了119235元。2014年2月至3月,省中医科学院与君信公司、康润公司就采购实验室设备(包括种子图像分析系统、T100梯度PCR仪、超纯水系统生命科学型等)达成合作协议,协议约定省中医科学院为采购方、君信公司为供货方、康润公司为代理方。2014年9月15日,君信公司向康润公司发出付款通知,要求康润公司将该采购项目中的利润款110420元支付到林穗经营部。康润公司于2014年9月16日按照君信公司要求向林穗经营部支付了上述110420元。故就原被告双方争议的原告夏林穗与被告陈贵君之间是否就采购医疗设备订立有买卖协议,本院认为,就双方争议的事实原被告双方各���均向法庭提交了相关证据予以佐证,各自也就争议事实向法庭进行了说明,且经法庭对双方证据的审核、查证,原告所主张的恒悦公司向林穗经营部所转36万元款项的性质和来源、林穗经营部向恒悦公司所转36万元款项的性质和来源以及省中医科学院委托采购医疗设备项目等各项事实,二被告所举证据均足以反驳原告之主张,因此,本院认定原告夏林穗通过林穗经营部向被告陈贵君所转之36万款项实际来源于君信公司要求康润公司向恒悦公司所转的省农科院项目款364168元,同时,原告夏林穗先后通过8次向恒悦公司转款36万,其中有2014年12月18日所转的28万也都来源于君信公司要求康润公司向林穗经营部所转的省农科院项目利润款170558元以及成都中医药大学采购项目利润款119235元,故原告主张其通过林穗经营部向被告陈贵君所转36万为委托采购省中医科学院项目之医疗��备货款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原告主张其与被告陈贵君就采购省中医科学院项目之医疗设备存在买卖协议之事实证据不足,故对原告主张之事实,本院不予采信。

        争议事实2的质证情况:原告夏林穗主张,在成立林穗经营部和恒悦公司前,其与被告夏细、案外人梁婵娟存在三方个人合伙关系,康润公司向林穗经营部所转三笔款,即2014年9月16日的110420元、2014年12月17日的119235元和170558元三笔款,是合伙利润款。被告二被告辩称,称在成立林穗经营部和恒悦公司前,三方并不存在合伙关系,被告夏细系原告夏林穗的姑姑、梁婵娟的姨妈,梁婵娟和夏林穗一直在帮到被告夏细、帮到君信公司做事,原告所称康润公司向林穗经营部所转三笔款是合伙利润款无任何依据。

         本院对争议事实2的认定情况:原���提出三方存在合伙关系,但其并未向法庭提交除当事人陈述以外的证据以佐证其所主张的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第九十一条“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一)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之规定,本院对原告夏林穗主张的该项事实不予采��。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夏林穗与被告陈贵君之间是否就采购省中医科学院医疗设备存在买卖合同法律关系。根据前述已查明之事实,只能确定现有证据仅能证明原告夏林穗与被告陈贵君之间存在36万转款之事实,并不足以认定原告夏林穗与被告陈贵君之间就采购省中医科学院项目之医疗设备存在买卖合意,更不能证明该36万元就是原告夏林穗通过林穗经营部向被告陈贵君已支付的采买省中医科学院项目之医疗设备之合同价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所有权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之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当事人之间没有书面合同,一方以送货单、��货单、结算单、发票等主张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对买卖合同是否成立作出认定”之规定,本院认为,原告夏林穗与被告陈贵君之间并未就采买省中医科学院项目之医疗设备事宜成立买卖合同关系,原告夏林穗依据其与被告陈贵君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而要求二被告共同偿还其已支付的36万元医疗设备采购款及利息之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故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夏林穗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687元(已减半收取),保全费2544元,两项合计6231元,由原告夏林穗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黄金



二〇一七年九月七日

书记员  刘洋


COPYRIGHT©2013 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06539号
传真:(028)83972019投诉电话:(028)83972019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香城北路2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