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升级中,敬请期待!
欢迎光临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研究 >典型案例
黄某诉李某民间借贷案
作者:王议伟 时间:2018-10-15 分享给好友:

        【关键词】

        网络贷款平台 网络支付 

        【裁判要点】

        一、通过“向朋友借”应用软件平台完成了借款转款行为,软件按流程生成《借款协议》,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借款协议已实际履行,应认定借款合同合法有效。

        二、被告抗辩称双方不存在借款关系,原告在掌握被告密码的情况下当场操作原告的手机,将该笔款项又转入他人(李某某)的账户,未提供证据能予以证明,依法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法院不予认可。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九十条  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零六条  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

        第二百一十条  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第五条第二款  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

        【基本案情】

        原告黄某诉称:2015年11月21日,黄某通过重庆市阿里巴巴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开发的“向朋友借”应用软件,以支付宝转账形式向李某提供借款20 000元,转账完成后软件平台系统生成《借款协议》,载明借款金额20 000元,利息200元,借款期限为一个月,还款日为2015年12月21日,还款方式为一次性到期还本付息。借款到期后,黄某多次向李某催收,李某均未履行还款义务。现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李某立即归还黄某借款20 000元及借条载明的违约金;2.本案诉讼费用由李某承担。

        被告李某辩称:2015年11月21日,李某确实收到过黄某通过应用软件转入的20 000元款项,但黄某随即在掌握李某密码的情况下当场操作李某的手机,强行将该笔款项又转入他人(李某某)的账户,该转账给他人的操作并非李某本人意志,李某也没有实际收到及使用该笔款项,因此,黄某主张的借款事实不能成立,请求法院依法驳回。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11月21日下午8时33分许,黄某通过“向朋友借”应用软件向李某转款20 000元,转账完成后,应用软件生成《借款协议》,载明:“借款金额:20 000元;借款期限1个月;还款日:2015年12月21日;借款利息:200元;还款方式:一次性到期还本付息”,李某在庭审中对其账户收到黄某转款的事实予以确认。当日下午8时34分许,李某的支付宝账户向名为“李某某”的交易对方转款20 000元。庭审中黄某变更诉请为请求本院判令李某归还借款20 000元,放弃关于违约金的主张。

        另查明,黄某为成都某科技有限公司股东,同时为成都某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具有提供小额现金借款的经济能力。

        【裁判结果】 

        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9月20日作出(2016)川0114民初381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李某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黄某支付20 000元。宣判后,被告李某提出上诉,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26日作出(2016)川01民终1188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上诉人李某撤回上诉。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为黄某与李某之间签订的借款协议是否实际履行。本案中,黄某与李某通过“向朋友借”应用软件平台完成了向李某账户转款20 000元的行为,软件按流程生成《借款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按照协议约定履行义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明确规定,以银行转账、网上电子汇款或通过网络贷款平台等形式支付的,自资金到达借款人账户时,借款合同生效,在黄某向李某账户转入20 000元款项后,该协议即生效,李某应按照该协议约定承担向黄某归还借款的义务。李某抗辩称双方不存在借款关系,在李某的账户收到20 000元转入款项后,黄某随即在掌握李某密码的情况下当场操作李某的手机,将该笔款项又转入他人(李某某)的账户,李某实际没收到及使用该笔款项。针对李某抗辩理由,庭审中释明,作为成年人且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应具备一定的基本常识,手机、银行卡等密码应由本人掌握(自愿告知除外),且通过“向朋友借”应用软件进行出具借条及款项转出的操作需输入登陆密码和支付密码才能完成,在李某未告知的情况下,黄某无法知悉李某手机密码并操作李某手机密码向他人转账。庭审中审判员引导李某对此抗辩理由进行举证,并要求其有针对性地提出反驳证据。经举证引导,李某提供其支付宝交易记录明细查询清单、支付宝转账记录及转账界面截图、黄某所经营公司广告图片、李某与黄某支付宝聊天截图各一份作为反驳的依据,经审查,前述证据无法证明李某所辩称的黄某同时掌握李某的登陆密码及支付密码并操作李某的手机向他人转账的事实。为此,可以认定黄某已实际履行双方借款协议约定的向李某提供20 000元借款的义务。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规定,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在借款协议中对返还借款本息的时间已作出明确约定,而且约定的履行期限已经届满,黄某在庭审中关于放弃违约金的主张,系依其自主意志对自身权利作出处分,本院予以确认。综上所述,对黄某要求李某归还借款本金20 000元的请求具备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予以支持。

        【案例注解】

        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普遍应用,人们对网络金融、网络支付的认可,大量民间借贷采取网络转账方式完成提供借款、归还借款、支付利息等行为,此方式为人们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但在债权债务关系中,由于不是面对面的交易,借款人未出具书面的借条,若今后产生纠纷,往往举证困难,需要承担较大的诉讼风险。当前的民间借贷诉讼中原告举证多采用电子介质向纸质媒介转化的折中方式,如提供微信或支付宝转账的截图,打印后台生成账单等,部分新兴的借贷应用软件还具备生成数据电文协议、可以导出后打印的功能,但以上证据共通的问题是,当事人在出借款项时往往不会就电子转款行为办理证据保全公证,而提供的截图、账单等则多因借款方不予认可又缺少其他证据佐证而难以达到证明目的,这也是此类民间借贷诉讼中证据审查的难点所在。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通过网络转账方式提供借款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原告黄某通过“向朋友借”应用软件向被告李某提供借款,在没有书面借条作为直接证据支持的情况下,如何通过对应用软件转账界面截图、支付宝转账记录等有限的证据进行认定,以确定双方当事人是否存在真实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原告是否实际向被告提供借款,值得探讨。

        在证据审查认定方面,原告所提供的借款凭据仅有从软件后台导出数据后制作的打印文本和转账截图、其真实性难以确认,经举证引导,原告前往软件开发公司收集证据,该公司作出了协议所载内容与该公司处留存电子数据一致的书面说明并加盖印章,最终达到了补强证据、形成证据链证明借款事实成立的效果;在支付方式方面,被告确认收到原告所转款项,但辩称在收到转入款项后原告立即操作其手机将款项转给案外他人,类似于常见的以“非本人操作”、“未实际收取款项”作为答辩意见,《中国审判案例要览》中一起储蓄合同纠纷案件中提出了“对于已经设定密码的网上银行转账,应推定为其本人操作”的观点,承办人认为在此前提下仍需结合被告举证情况,判断何者举证及说明能够达到高度盖然性标准,故在庭审中着重调查被告手机是否设有解锁密码、借贷软件的登陆及支付流程等信息,确定即使在原告手机已解锁、借贷软件登陆后未退出的情况下,转出款项仍需再输入支付密码,而被告所举出的用以证明其名下账户在收到款项后又立即转出的信息记录,仍无法证明其所主张的原告获知其密码并操作其手机向他人转账的事实,且这种他人(非亲友)知悉密码并操作手机的情形,本不符合日常行为习惯,据此对被告的答辩意见不予采纳。

        承办人经过办理该案,对以电子支付方式借还款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相关事实如何查明认定也引发思考:第一,证据审查认定方面,可以引入软件开发商、网络平台经营者等为以数据形式保存的转款记录、交易备注等提供一致性证明。在当事人采用转款界面截图、出示聊天记录等方式用以证明借还款事实的情况下,法官应注重行使释明权、进行相应的举证引导,软件开发公司出具的确认说明能够起到一定补强作用,但在具备该项证据的情况下,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第二,事实查明方面,应重点审查线上操作与线下行为的对应关系。通过网络转账方式进行借还款的民间借贷案件,本质上仍是民事主体间基于经济原因、遵循交易习惯而进行的款项流转,在实体层面有据可查,因而审理中不能仅关注网络数据变动,也需考察借款产生原因、当事人经济能力、财产变动情况、交易习惯等线下因素。如当事人之间有多笔经济往来、网络转账缺少相应备注的情况下,借款人如有使用线下现金借款归还线上借款的行为,则相应的电子数据记录更难以查实,对此引导当事人就所说明的线下有关行为全面举证和详细说明,能够更为清楚全面地查明讼争款项借贷及借还事实;第三,实践操作认知在个案审判中具备参考价值。在“设有密码即推定为本人操作”的观点基础上,应结合个案所涉网络平台、借贷软件对于转账行为的限制条件、系统风险和安全性设置作综合审查,承办人应通过多种方式尽可能全面了解用以转账的借贷软件、网络平台等的操作方式,以利于准确甄别收转款项行为是否为本人操作,辨别诉辩双方意见能否成立。相较于要求当事人在借还款行为发生前为网络转账支付办理证据保全公证,通过举证引导完善证据审查与事实认定,更加贴近一般民事主体的生活也更易于实现,对于顺利审理已经进入诉讼阶段的案件、提高一次开庭成功率有所助益。


COPYRIGHT©2013 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06539号
传真:(028)83972019投诉电话:(028)83972019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香城北路2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