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升级中,敬请期待!
欢迎光临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研究 >典型案例
四川省某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诉谢某工伤保险待遇案
作者:新都区人民法院 时间:2014-03-05 分享给好友:

      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工伤保险条例>的实施意见》第八条中的“上年度”应当理解为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时的上年度

        [研究要点]
        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工伤保险条例>的实施意见》第八条关于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计算标准规定较为笼统,这给司法裁判的统一埋下隐患。综合考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本身的存在意义、享受前提及《工伤保险条例》的系统性要求,我们认为,该条中的“上年度”理解为工伤职工申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时的上年度。

        [案情]
        原告:四川省某装饰材料有限公司
        被告:谢某
        原告诉称,被告谢某在原告公司工作期间受到事故认定为工伤,双方因赔偿问题未达成一致,谢某向新都仲裁委申请仲裁。仲裁委按照2010年成都市职工平均工资计算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不妥,因为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是指受伤职工受伤时的上年度,被告谢某2010年度受伤,故应当按照2009年成都市职工平均工资计算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另外,对仲裁裁决的停工留薪待遇和护理费有异议,只认可仲裁裁决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为24 608元的裁决结果。并且,该公司于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每月给付谢某约500元生活费。请求人民法院依法确认该公司支付谢某工伤赔偿待遇为160 360元。
        被告谢某辩称,新都劳仲案字(2011)第1008号仲裁裁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事故发生后公司一共支付了 1 637元生活费(其中包含2011年1月份领取的437元)。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谢某于2010年9月1日进入原告四川省某装饰材料有限公司工作,月工资为1 538元,该公司未为谢某购买工伤保险。2010年11月9日谢某上班时右手受伤。2011年7月8日,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谢某受到事故伤害为工伤。2011年9月14日,成都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谢某为伤残六级。2011年12月28日,四川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再次鉴定,谢某伤残等级为六级。2011年9月29日谢某要求与该装饰材料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并向成都市新都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2012年3月5日,成都市新都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新都劳仲案字(2011)第1008号仲裁裁决书,裁决结果为:一、由某公司支付谢某以下工伤待遇:1、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4 608元;2、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152 580元;3、停工留薪期待遇2 977元;4、护理费680元;二、驳回谢某的其他仲裁请求。

        [审判]
        新都法院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伤残就业补助金的计算标准。《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经工伤职工本人提出,该职工可以与用人单位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具体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工伤保险条例>的实施意见》第八条规定:“工伤职工依照《条例》第五章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五级、六级伤残,工伤职工本人提出与用人单位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的,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伤残就业补助金。其标准以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计算。”根据上述规定,享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前提是经工伤职工本人提出与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据此,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应当以工伤职工申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时统筹地区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标准进行计算。本案中谢某于2011年9月29日申请仲裁,要求与该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因此,对于公司要求按2009年职工月平均工资计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谢某的应当享受的工伤待遇如下: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4 608元、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52 575元、停工留薪待遇2 977元、护理费680元,合计180 840元。据此,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六条第二款、第六十二条第二款、《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工伤保险条例>的实施意见》第八条、《成都市工伤职工停工留薪期管理办法(暂行)》第二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原告四川省某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5日内给付被告谢某180 840元。
        一审宣判后原告不服并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如何理解《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工伤保险条例>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第八条中的“上年度”。 原告认为应当理解为职工遭受工伤时的上年度,被告则认为应当理解为其申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时的上年度。按照原告的理解应以2009年成都市职工平均工资为标准计算,结果为136360元;按照被告的理解应以2010年成都市职工平均工资为标准计算,即被告应享受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为152575元,两种标准的差额为16215元。法律规定的不明确及理解的不同将导致赔偿结果在实践中会出现较大差异,关涉双方当事人,特别是工伤职工的切身利益和司法的权威与公信。因此,统一对《实施意见》第八条中“上年度”的理解具有司法现实意义。综合考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本身的存在意义、享受前提及《工伤保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系统性要求,受案法院支持原告将“上年度”理解为工伤职工申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时的上年度,具体理由如下:
        一、享受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以工伤职工申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为基本前提
        根据对《条例》第三十四条第二款的原意理解,享受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和伤残就业补助金的前提是工伤职工本人申请与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从字面意义上分析,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是对工伤职工与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后,因工致残可能发生的医疗费用和不能立即重新就业需要维持基本生活水平的保障和补偿。不难理解,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关注的是工伤职工与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后的生活及医疗保障问题。这就意味着应当以工伤职工申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时可以确定的,符合法律规定的最高标准来计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若以工伤职工受伤作为时间点来理解《实施意见》第八条中的“上年度”,对工伤职工并不公平,不符合《条例》以保护工伤职工为主要目的的立法精神。将工伤职工申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作为时间点来理解“上年度”,体现了对工伤职工自主选择权的尊重和利益的保护。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本身的存在意义也决定了应当对《实施意见》第八条中的“上年度”作此理解。
        笔者查阅了31个省、市、自治区的相关规定,其中18个省、市、自治区以统筹地区上年度的职工平均工资为基数来计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包括北京在内的6个省、市、自治区都已经明确规定“上年度”为工伤职工解除或终止与用人单位劳动关系时的上年度。因此,以工伤职工申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作为时间点来理解《实施意见》第八条中的“上年度”,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操作中都不存在任何问题。
        二、《条例》本身的系统性要求以工伤职工申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作为时间点来理解《实施意见》第八条中的“上年度”
        《条例》中规定的各种工伤保险待遇起始于职工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进行治疗之时,并以定残日作为重要的时间节点。以本案中遭受六级伤残的工伤职工为例,从受伤开始到定残之前,工伤职工均享受各种工伤医疗待遇和停工留薪待遇,以保证获得应有的治疗并维持与工作时相当的生活水平。定残后,除享受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外,法律规定工伤职工可以自主选择不同的工伤保险待遇。选择保留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则继续工作,难以安排工作的则由用人单位按月发给伤残津贴;选择与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从职工受伤开始到工伤职工选择与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之时,每一个阶段皆有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规定,与而后的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充分并完全地对工伤职工进行全面的保护。如果将以工伤职工申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为支付前提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赔偿标准拉回到工伤职工受伤时来理解,以相对低的基数来计算赔偿数额,从逻辑上来讲也是不合理的。
        三、对《实施意见》中涵义模糊的规定应当作出符合《条例》立法目的的理解
        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是《条例》的基本立法目的,通俗地讲就是为了让遭受工伤的职工能够获得医疗保障并维持正常职工的生活水平,帮助其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对于《条例》中各项具体工伤保险待遇的正确理解都必须立足于上述基本立法目的。据此也只有将《实施意见》中的“上年度”理解为工伤职工申请解除劳动关系时的上年度才能更契合《条例》对工伤职工的保护精神。同时此种理解也能起到督促用人单位积极为工伤职工申请工伤保险待遇,防止其拖沓懈怠,保证工伤职工能够得到及时全面的工伤保险待遇。对于工伤职工恶意拖延以获得更高赔偿标准的担心,笔者认为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根据《条例》规定,工伤职工定残后除确需继续治疗的仍可享受工伤医疗待遇外,将不享受包括停工留薪在内的其他工伤保险待遇,直至当事人选择是否与用人单位保留劳动关系后才能享受和兑现应有的工伤保险待遇。在这种情况下工伤职工应当比用人单位更加急迫地作出决定,绝不会为提高有限的获赔标准而让自己应当得到的其他保险待遇处于不能及时兑现的状态。况且现行2011年新修订的《条例》已经将之前由用人单位支付的一次性医疗补助金该为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进一步减轻了用人单位的负担。
        因此,面对《条例》中有机结合、协调统一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我们应该立足于《条例》的主要立法精神,从保护工伤职工的角度,正确理解与适用相关的法律法规,作出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俱佳的公正判决。

                                                                                                                    (作者:周佑红  王瑜)

 

COPYRIGHT©2013 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06539号
传真:(028)83972019投诉电话:(028)83972019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香城北路2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