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升级中,敬请期待!
欢迎光临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研究 >典型案例
原告四川某集团有限公司与被告成都某物流有限公司居间合同纠纷案
作者:新都区人民法院 时间:2014-03-05 分享给好友:

  提供专业服务的居间人未尽“如实告知义务”所包含的合理审查责任致委托人利益受损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研究要点]
        仅仅按照传统的故意或重大过失去简单判断提供专业服务的居间人是否应当为虚假信息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不符合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的基本要求,我们认为提供专业服务的居间人所负的“如实告知义务”应包含一定的合理审查责任,未尽该责任导致委托人利益受损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只有这样才能平衡双方的权利义务,同时促进和保障专业居间行业的健康发展。

        [案情]
        原告:四川某集团有限公司
        被告:成都某物流有限公司
        原告某集团诉称,被告某诚物流系为原告长期提供货物运输服务信息的居间人。2010年12月下旬,原告有一车总重量为37.333吨,价值近43万元的货物,欲发往陕西省。原告在被告的介绍下于2010年12月24日与一辆车牌号为鲁J39681、鲁JH637挂重型半挂牵引车的车主签订了一份货物运输合同,后收货人于2010年12月27日晚电话告知原告,无法联系上驾驶员。原告报案后,经荥经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侦查后,于2011年10月25日出具了《关于四川某集团有限公司被合同诈骗一案的案侦情况通报》,将该案定性为诈骗案。原告认为被告为原告提供了不真实的居间信息,致原告遭受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要求被告赔偿原告货物总价值60%的损失即25.2万元的赔偿责任。
        被告某物流辩称,被告已经履行了作为居间人的义务,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系为原告长期提供货物运输服务信息的居间人。2010年12月25日,原告有一车总重量为37.333吨,价值近43万元的低碳铬铁,欲发往山西某有限公司。原告于2010年12月24日在被告的介绍下签订了一份四川省公路货物运输配载合同书,该合同书记载的托运方为原告,承运方为刘某某,车牌号为鲁J39681、鲁JH637挂重型半挂牵引车。该车驾驶员(自称齐某某)以承运人名义在承运栏上签字,被告某物流在配载方栏内签字并盖章确认。由于被告只审查了承运司机的驾驶证及车辆行驶证,未对该车司机的身份证进行审查,原告基于对被告的信任,也未对该车的相关信息认真审查即装货放行。2010年12月27日由于收货方山西某有限公司未能电话联系上该车驾驶员,通知原告,原告会同被告经反复联系该车驾驶员无果后,遂向荥经县公安局报案。经荥经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侦查后,于2010年10月25日出具了《关于四川某集团有限公司被合同诈骗一案的案侦情况通报》,该通报认为原告报案情况刘某某是真实的,但刘某某从未到四川拉货,并提供了其未到四川拉货的相关证明。而该车驾驶员齐某某已死亡并销户。犯罪嫌疑人提供的俩个手机号码的机主为冯某某,而经河北深州警方协查,现无法找到冯某某;经现场装货人员对冯某某的照片进行辨认,该冯某某不是自称齐某某的犯罪嫌疑人。故原告认为被告为原告提供了不真实的居间信息,致原告遭受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双方经多次协商未果,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依法裁决。
另查原告某集团系荥经豫川某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

        [审判]
        法院审理认为,居间合同是指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居间人在从事居间活动时,对于有关订立合同的事项,应就其所知向委托人如实告知,这是居间人的一项主要义务。被告聚诚物流作为汽车物流配送的专业单位在为原告提供中介服务时,没有审核自称齐某某的驾驶员的身份证件,被告的不作为是原告上当受骗的一个客观因素,尽管被告对订约事项并不负有“积极调查”义务,但其至少应对相对人的真实身份等基本情况作相应了解,可见居间人未尽到最基本的审查义务,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不能因货物运输配载合同书上的免责条款而免除其相应的民事责任;另原告在接受被告提供的订立合同的机会时,亦应认真审查,以最终确定是否与车主订立合同,但原告没有认真审查其必要证件,同时原告对承运车主,应当监督管理。然而,原告在未对司机的信用状况作出全面把握的情况下而将贵重货物交给承运人,原告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会产生不良后果,但没有预见或轻信可以避免不良后果的发生,显然欠缺一般人对待事务应尽的审慎注意义务,原告有重大过失,并直接导致了本案货物被骗的后果,应承担主要的民事责任。关于该车货物的价值,原告某云集团以豫川安靖厂的名义制作的出库单及荥经豫川有限公司的过磅单均表明该车货物的名称为低碳铬铁、货物重量(净重)为37.333吨,收货单位为山西某有限公司,再结合原告提供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的供需双方的名称、货物名称及货物单价等证据来看,上述证据虽有瑕疵,但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原告被骗的货物价值为37.333吨×11500元/吨=429 329.5元。被告对该车货物被骗无异议,对该货物的总价值有异议,但未向本院提供相反的证据予以证明,故对被告的抗辩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综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及原、被告的过错责任,本院认为原告应承担其货物价值损失总额80%的民事责任,被告应承担原告货物价值损失总额的20%的民事责任为宜,即原告承担货物价值损失429 329.5元的80%即343 463.6元,被告承担原告货物价款损失429 329.5元的20%即85 865.9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成都某物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四川某集团有限公司货物总价款20%即85 865.9元。
        宣判后,原被告双方均未上诉,判决现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随着服务业的迅猛发展,提供专业服务的居间人越来越多,现在的委托人不仅需要这样的居间人提供机会信息,更依赖于他们的专业服务去判断机会的可靠性和可行性。我国《合同法》第 425条仅规定了居间人的如实报告义务,并以“故意”为损害赔偿要件。然而,无论是从规范居间行业的角度,还是按《合同法》中的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考虑,仅仅要求其履行一般的“如实告知义务”对于委托人是不公平的,此时还需要居间人负担一定的审查责任。如何合理确定居间人的“如实告知义务”成为实践中的难题,不仅影响当事人的权利与义务分配,更关涉居间行业的发展。
        一、明确居间人的合理审查责任是规范居间行业的需要
在居间活动中,委托人通常认为专业居间机构是一个具有相当专业水平、可以信赖和托付的主体。委托人之所以向专业居间机构支付不菲的中介费,主要是考虑到居间人提供了真实可靠的信息,可以促成交易顺利完成,价有所值,而不是提供一个真实性不确定的供求信息。基于对专业居间机构的充分信任,委托人有理由相信专业机构已对提供的信息做了合理审查,消除了一定的交易风险。居间人不谨慎不认真的过失行为造成委托人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如此才符合一般人的心理预期,才能构建委托人对居间人的信心,才能建立健康和兴旺的中介服务市场。
从市场交易与居间行业的发展来看,当下我国的居间行业还很不规范,一旦否定了居间人的“合理审查责任”,则可能诱发整个居间行业的“道德危机”,导致居间人消极甚至故意不去审查居间信息的真实性,而是一味地以赚取居间费为目的无所顾忌地促成交易。这不仅不利于正常的市场交易,更会使“居间”这一古老的行业走向末路穷途。明确专业居间机构的合理审查责任,不给不法分子留下可以利用虚假信息进行诈骗的机会,从而减少委托人因受骗上当而与居间人发生的纠纷,进一步维护居间人的信誉,同时也有利于促进居间行业的健康发展。
        就本案所涉的物流行业而言就存在极不规范的突出问题,目前物流企业主要分为两种,一种实体性物流企业,一种是物流中介公司。两者在名称上没有实质性的区别,都可以用“物流有限公司”、“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命名,但两者的实力程度及责任限度是不同的。实体性物流公司拥有自己的运输工具及驾驶人员,实力雄厚,与实体性物流公司签订的合同是运输合同,实体性物流公司承担承运人的全部责任。物流中介公司,通常没有自己的运输工具及驾驶人员,实力薄弱,与物流中介公司签订的合同是居间合同,物流中介公司只承担居间人应付的责任,而不承担承运人的责任,通常居间人的责任要远远小于承运人的责任。相对来说,实体性物流公司较为规范,由于人们对两者的区别不太清楚,往往会将物流中介公司的不良行为归结为整个物流行业,从而使实体性物流公司的形象受损。所以我们不能一概否定物流中介公司的“合理审查责任”,否则将严重影响整个物流行业的健康持续发展。本案判定居间人承担一定的责任,对物流中介公司可以起到一定的规制作用。
        二、居间人的合理审查责任是公平交易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的应然要求
        虽然《合同法》没有明确条文规定居间人的合理审查责任,但这并不意味着居间人没有合理审查的责任。居间合同是一种有偿的服务合同,基于民法的公平交易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居间人理应承担合理审查责任。我们可以直接援引《合同法》第 5条、第6条关于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的规定,判令居间人承担合理审查责任。
        首先,公平原则与诚实信用原则可以直接可以作为裁判民事案件的依据。理由有三:第一,公平原则与诚实信用原则是民法的基本原则,具有填补法律漏洞和合同漏洞的功能,特别是作为有着现代民法“帝王条款”之称的诚实信用原则,更被认为是“法官造法的空白委任状”。当现行法出现不恰当的漏洞时,作为裁判者的法官应当敢于援引基本原则来填补漏洞;第二,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是我国现行法律明确规定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可以作为裁判民事案件的依据;第三,司法实践中,早有直接适用民法基本原则的判例产生,并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认可。
        其次,合理审查责任是公平交易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对居间人的应然要求。基于公平原则,居间人承担合理审查责任并不会造成权利义务的失衡,相反更加符合等价有偿的交易原则。居间人是以提供居间信息促成交易作为获取报酬的手段,如果仅仅要求居间人如实报告居间信息,就可轻易获得居间费,而将居间信息是否真实的风险完全转嫁于委托人,则有违基本的公平观念。从权利义务相适应的市场交易原则来看,一般而言专业居间机构应当具有与居间业务相关的专业背景和知识,具备对居间信息进行合理审查的能力,要求居间人对居间信息进行必要的审查,并不会给居间人带来与其所获权利不相适应的义务。而相反,委托人则多数都不具备相关的专业背景和知识,如果要求委托人在支付了不菲的居间费后,还要自行完全承担审查相关信息的责任,则有失公允。基于诚实信用原则,居间人应从全力维护委托人的利益出发,忠实、尽力地促成交易,不得随意、消极地对待其接受的居间事务。居间合同的订立是以委托人和居间人之间的相互信任为前提的,委托人之所以通过居间人和第三方订立合同,正是基于相信以居间为职业的居间人在该类居间行为中具有超越常人的辨别能力,其能为委托人订立合同提供真实而便捷的途径,故居间人的居间活动应体现出诚实信用原则,委托方基于对居间人的信赖,所产生的信赖利益应得到补偿。
        本案中被告属于专门从事货物运输中介的公司,其对货物运输领域应当具有专业化水平的要求,需要对其专业领域的专业知识有所掌握,不能仅仅以其并无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提供虚假情况的情形而简单免责。
        三、居间人合理审查责任的范围及限度
        居间人应否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应当以居间人是否尽到了合理审查责任作为判断标准,而这里的合理审查应当从诚实信用原则出发,以善良行业人的标准作为判断依据。也就是说,以居间人所处行业谨慎之从业者的判断能力和行为惯例为依据。换言之,如果一个谨慎的从业者能够审查出信息资料的真伪,而居间人未能审核,则居间人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如果一个谨慎的从业者进行合理审查亦无法分辨资料的真伪,居间人亦做了同样的审查,则居间人不应当承担责任,即使最后证明信息资料系伪造或存在瑕疵,并给委托人造成损害的。
        中介公司仅充当媒介,并非订立合同的当事人,也不是任何一方的代理人,合同最终是由当事人协商达成的,委托方有义务对相关事项做认真、谨慎、全面的调查,不能因为由中介公司居间,而放弃自己应尽的防范风险的注意义务。为防范商业风险,民事主体应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在选择交易对象时应自加谨慎。委托人在居间人向其介绍承运人后,仍然有进一步审查承运人身份的机会,仍然有选择是否继续进行交易的权利。为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确保万无一失,委托人应当采取派人押车、要求承运人提供担保或者购买商业保险等方式保护好自身的财产利益。所以,无论如何,为防范货物运输途中可能因种种原因遭受损失的风险,相对于作为货主的委托方而言,居间人的注意义务都是次要的。
        在本案中,被告作为汽车物流配送的专业单位在为原告提供中介服务时,没有审核驾驶员的身份证件,被告的不作为是原告上当受骗的一个客观因素,尽管被告对订约事项并不负有“积极调查”义务,但其至少应对相对人的真实身份等基本情况作相应了解,可见居间人未尽到最基本的审查责任,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不能因货物运输配载合同书上的免责条款而免除其相应的民事责任;另原告在接受被告提供的订立合同的机会时亦应认真审查,以最终确定是否与车主订立合同,但原告没有认真审查其必要证件,同时原告对承运车主应当监督管理。然而,原告在未对司机的信用状况作出全面把握的情况下而将贵重货物交给承运人,原告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会产生不良后果,但没有预见或轻信可以避免不良后果的发生,显然欠缺一般人对待事务应尽的审慎注意义务,原告有重大过失并直接导致了本案货物被骗的后果,应承担主要的民事责任。

                                                                                                                          (作者:严振波  徐勇)

COPYRIGHT©2013 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06539号
传真:(028)83972019投诉电话:(028)83972019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香城北路289号